您当前的位置 : 余姚新闻网  >  余姚新闻
新时代新年味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9日 10:12:08 新闻热线:62726789 , 62735052 | 返回首页 | 逛逛论坛

  新闻回顾

  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曾经,有多少人心心念念地盼望着过年,又有多少人在这个节日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感。年夜饭、守岁、拜年、放鞭炮、压岁钱、走亲访友……心里怀着梦想,脸上洋溢快乐。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新时代的过年方式正在悄悄发生变化。一样的团聚、一样的守岁、一样的祝福、一样的娱乐,但是,团聚、守岁、祝福、娱乐的方式已然发生变化,融入其中的年味也有了新的内涵。那么,新时代的年味究竟发生了哪些变化?大家如何在变与不变中守护传统,又该怎样在变与不变中展望未来?请谈谈您的看法。

插  图:邵天骊 作

  嘉宾发言

  赵奇伟:过年,最隆重的莫过于吃年夜饭。这是一年中最丰盛最令人享受的一餐饭。之前好几天父母就开始准备了,特别是大年三十,除了吃的时间外,记忆中父母整天都在厨房里为这餐饭忙碌。我家虽然只有五口人,却也要按照习俗,“奢侈”地做十二碗大菜。因为丰盛,因而也最令人享受。

  而且,年夜饭必须要有鱼,谐音年年有余。印象最深的是,上世纪70年代初,有一年春节父亲带我走亲戚,吃饭时我用筷子去夹碗里的鲤鱼,却怎么也戳不进……原来那是一条木头鱼。那时候穷啊,但过年了,再穷,也要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憧憬。四十年过去了,今天物质如此丰裕,生活如此幸福,尽管餐桌上的菜越来越多样,但年夜饭必有鱼的传统依然没有改变。

  当然,年夜饭也是一年中最热闹最有仪式感的一餐饭。即便是居民不多的小村落,必会大人小孩群集,高高兴兴、大张旗鼓地庆祝,仪式便这样开始了。饭前,家家户户都要贴大红春联,燃放鞭炮,然后是隆重地举行家祭,热闹而郑重的仪式结束,一家人才团团圆圆地吃年夜饭。

  张望望:过年了,按中国人的传统最讲究的就是吃了。冬天要好好保养身体,来年才有力气好好大干一场。地大物博、物产丰富的祖国孕育了人类文明中最灿烂的饮食文化。吃在中国一度成为大家最美好的愿望。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过年时嘴馋的小孩子是最快乐的,平时零食不太有,吃点花生、蜜枣、年糕胖、豆酥糖之类的就已经很满足了。如果得到些包着洋气糖纸的小糖,那别提多开心了。一个人偷偷将糖慢慢剥开,先嗅一嗅,再吃掉外面的糯米衣,然后小心地将糖含在嘴里,感觉自己就是人生赢家了。大人可能提前几天就开始忙碌了,把杀好的鸡鸭挂在窗前,任寒风冻结它们的鲜味,还有做腊肉、干鱼、咸炝蟹的,都是年夜饭中的好菜。虽然现在物质丰富了,很多人每天都能吃得像过年一样,但除夕夜的年夜饭,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红烧鱼、鸡羹糊、菜包油豆腐、蛋饺肉皮粉丝三鲜汤等传统菜肴,哪怕再添几道海鲜大菜,也只是传统菜的注脚。似乎少了传统菜就不能成为年夜饭。

  王晓来:儿时的过年,一到腊月家家户户忙碌起来,母亲也买回来很多肉,她将瘦肉割下来灌成香肠,肥肉熏成腊肉,以备来年可以吃上大半年。我们这些小孩跟在父母身后,看着肉,咽着口水,心里就一个念头:“快过年吧!”到了大年三十,一大早父母就去买菜,张罗年夜饭,看着一盘盘热气腾腾的菜端上桌面,我们总会偷吃一点,眼睛不停地游移在平时很少见的菜肴上。

  如今父母年老,每年我们都提早在饭店预定一桌年夜饭,亲情就像年夜饭一样喷香且经久绕梁。母亲总说:“小时候你们要吃芝麻汤圆,糯米粉自己拌,芝麻馅是现做的,几个汤圆也得花上一天工夫,这样的汤圆在唇齿留香。如今啥都是速冻的,去超市买上两袋,现在还有更省事的,呼一声美团外卖、点一点微信团购,吃啥方便了,但年味也变得更现代化了。”

  赵奇伟:过年,最温馨的莫过于守岁。年夜饭之后,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谈天说地,窗外寒风冷冽,室内暖意盈盈,一直等到深夜12点,辞旧岁、迎新年,谓之守岁。守岁才是一家人团聚的象征。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史,也是人员大规模异地流动的四十年,几乎家家都有在外打拼的人。大家一般是提前十天半个月回家过年。亲人回来不管有多迟,只要能赶上守岁团聚,就算是赶上了过年。没有电视机的年代,守岁就是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一边嗑着瓜子剥着花生,一边聊一年的收成、子女的学习、乡里的婚丧嫁娶和人情往来。而即便孩子们没考好,也不必担心父母责骂,因为守岁是一年中最温馨的时刻,约定俗成:到初五之前,只说好的,不说坏的,再不堪的事情,大人也不会生气。

  等到农村也开始有电视机,于是,守岁就变成了一家人围在一起看春晚。春晚真是给我们单调枯燥的农村生活带来了莫大的快乐,那是一代人一年的期盼,一代人对过年的记忆所在。时代在迅速发展,到了互联网时代,人们守岁的方式有了更多的选择。但不管怎么变化,过年团聚和守岁,早已深深地融入到我们民族的血脉里。

  张望望:俗话说“大年三十熬一宿”,就是要在大年夜全家人聚在一起玩个通宵。中国人崇尚守规矩,能够整夜一家人守在一起便是守规矩的一种践行。说说一年的得失,讲讲来年的打算,在唠唠嗑、喝喝茶、吃吃点心中平平淡淡地过迎接新年,也算是在平淡中交流了真情。

  现在生活节奏加快,通信越来越便捷,但富有人情味的交流变得越来越少了,尤其是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变得更加珍贵。平时我们把很多交流的机会都给了工作、给了客户、给了朋友,却常常忽略了家人。是该留点时间静下来好好地看看他们、陪陪他们了。现在守岁的方式也挺多。吃完年夜饭看春节联欢晚会,也有自己家里或几家人搞个晚会的,等着新年的钟声响起,千家万户礼花齐鸣庆祝新年的到来。接着就“比拼毅力”了,能聊天的继续聊,能打牌的继续打,看电视的也要凑在一起看,实在熬不过那就洗洗睡吧。

  王晓来:春节是阖家团聚、欢乐融融的美好时刻。童年的我们正月初一一大早便穿戴一新,欢欢喜喜地在一片烟花爆竹声中随大人们走亲访友,奶声奶气地道一声“叔叔阿姨新年好!”给父母撑足了面子,人人都春风满面喜上眉梢。小朋友们聚在一起最高兴的自然是放鞭炮,大孩子们帮我们放炮拉鞭,小的跟在后头兴高采烈,把积攒已久的喜悦爆发出来,院子里、弄堂里提着小红灯笼,三五成群,比赛谁的炮多、谁的炮响。

  赵奇伟:过年,最蔚为壮观的是出行。最初,过年回家的人流并非集中从沿海到内地。以我老家湖南为例,这是一个劳务输出大省,上个世纪80年代,大家打工的方向是向西到云南。记得当时流行这么一句话:云南好挣钱,一年当三年。但接下来很快就转向广东,因为改革开放,广东机会多又距离近。上海浦东开发后,苏浙沪又成为大家新的目的地。至此,过年回家的格局基本稳定:年前,从沿海到内地;年后,从内地到沿海。春节的深圳,几乎就是一座空城,就是余姚这样的小城,大街小巷也突然变得空旷无比。

  为了回家,真可谓是三个“千万”:想尽千方百计,费了千辛万苦,翻越千山万水。节前,广东多年来浩浩荡荡、风雨无阻的返乡摩托车大军,就是一个最好的缩影。回家过年这种人类史上规模最大的短时间集中大迁徙,让人感叹不已:亲情的力量、虔诚的力量、传统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大。好在国民日益富足,设施日趋完善,现在自驾、高铁、飞机……我们过年出行的方式,也越来越便捷。过年出行,集中体现了个人始终与时代、与国家的发展紧密相连。

  张望望:有事没事常回家看看;有钱没钱也要回家过年。作为一个几千年来以“家天下”“孝文化”为传统的国度,家是我们每个人心中最深层、最柔软的心结。记得在绿皮火车的年代,过年前一个月就开始陆续增加回家过年的游子,大包小包挤满了候车大厅。到了过年前两天,乘客反而变少了。谁都想早点回家,生怕错过最后一班车。

  现在城市化进程加快,流动人口越来越多,尽管有了飞机、高铁、大巴、自驾车等更多的交通工具,但春运永远是中国人不变的热门话题。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回家不必大包小包,物流也方便,网购送到家,当地超市也能买到各地特产了。渐渐发现车站也不那么拥挤,车厢内不那么五味杂陈了,大家坐车回家的舒适度大大提高。春运提速了,本来要坐几天几夜的车,现在一般当天就能到家。中国人平时简朴节约,也会错峰出行,但大家不会错过春运这个高峰。一年到头,辛辛苦苦还不是为了和家人聚一聚,家人最期盼的就是看到一个个平安到家的亲人。

  王晓来:自我懂事开始,就觉得春节出行难。当年的绿皮火车到杭州需要大半天,速度慢、站头多,换乘汽车更是拥挤,当时也没有高速公路,一路颠簸。虽然有轮渡但是班次少、时间慢。如今,高铁四通八达,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网上买票说走就走。飞机出行更是春节出行的第一选择,早早买好打折机票。近年来,自驾出行也是老百姓普遍喜欢的,车上装满过节礼品和出行的各种物品,汽车基本成了移动餐厅、休息室。手机导航一开,大家还是赶往高速公路,虽然有时会塞车,但是大家心里满是期盼。

  赵奇伟:过年,最时尚的莫过于旅游。我小时候,温饱还没完全解决,过年某种意义上演变成吃的狂欢,春节外出旅游,是大家想都不敢想的。如果一定要说有旅游,那也无非是去在今天看来只是稍微远一点如二三十公里远的亲戚家,然后待一到两天。

  改革开放数十年间,国家经济飞速发展,也改变了大家过年的方式。近年来,过年外出旅游、甚至出国游渐成时尚。2004年,我们一家第一次春节外出旅游,目的地是深圳;十多年来,我们一家春节旅游的足迹遍及贵州重庆等多个省市。今年,我们一家计划到广州旅游。等游遍国内,相信春节到海外旅游也不会为期太远。

  张望望:不知不觉,旅游成了许多人春节过年的时尚选择。平时工作紧张,一家人难得有个长假,很多人放下相对繁文缛节的走亲访友,索性年夜饭的时候亲戚朋友一起吃一顿,余下的时间可以痛快地做一次长途旅行。春节长假,就该走得远一点。南方人到北方去感受一下冰天雪地、冰冻三尺的感觉;北边的人往海南、越南、新马泰等热带地区避避寒。很多老年人早在春节前一个月就跑到海南去过冬了,这已经成为一种时尚。亲子游是最近几年蓬勃发展起来的产业。一家人围着孩子的喜好去不同的地区感受风土人情,体验不一样的年味。很多本要衰败的古镇、古村在亲子游、体验游、休闲游的带动下焕发了第二春。也有的想轻松一点,就在周边随处逛逛,随走随停,自己把握节奏,玩的就是随性和尽兴。

  王晓来:回家过年是以前人们春节期间几乎唯一的选项,如今,旅游度假已然成为部分国民欢度春节的另一大选择。小时候的春节,天晴全家登龙泉山“生态游”,动物园买两张门票,然后看看猴子老虎,回家后把它们写进作文里,还可以在全班当范文朗读,如果再拍几张全家照,更是羡煞旁人。那时,照相还是个新鲜事,很多人活一辈子都没有一张照片。过年时,偶尔在龙泉山景区会有一两个照相的师傅在指挥着游人“笑一笑”,屁股后面准会跟上一大堆男女老少看热闹。

  如今新年还没到来,许多人已开始计划春节旅游。在这个日益忙碌的时代里,每个人都需要在亲近自然的人际互动中感悟生命真切的力量、回归久违而又众里干寻的人性光辉。也许正因为如此,主题旅游已经是个人度假的时尚选择,在秀美的自然景色和深厚的人文气息中打开心扉,化解平时郁结在心的苦恼和负面情绪,不仅和家人共享美好景色,旅途经验还会给我们源源不断的生活智慧。

  赵奇伟:过年,最火爆的莫过于购物。对于在农村长大的我而言,购物印象最深的,当然是赶集了。以前,农村人最普遍的购物方式就是赶集。一南一北,离我家五里地范围内有两个集市,一个逢三、八赶集,一个逢五、十赶集。但到了过年前,购物量剧增,两个集市大年二十四起天天开市。集市周边的人,大人小孩,购物的也去,不购物的,也几乎全去看热闹了。从早上八九点到下午三四点,集市人山人海,水泄不通,热闹非凡。一年中,最火爆成交量最大的就是这个时候。吃的各种食材,自己不生产的或者不够用的,自然要采购;穿的各种款式的服装,男女老少人人要换新衣过年,当然要采购;用的各种新式家电家具器具,体现过年生活新品质,依然要采购;玩的各种鞭炮花炮礼炮,图个吉祥快乐,更是必然要采购。买的无不是花钱如流水,肩挑手提,花花绿绿,满载而归;卖的无不是挖空心思,吆喝的吆喝,打折的打折,门庭若市,盆满钵溢。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现在购物不一定赶集,但是,年购还是必不可少的。相同的是购物这个主题,不同的只是集市与商场与网络的差异。当然,还有就是汽车后备厢,取代了过去的箩筐与扁担。随着网购的便利化和普及化,过年集中购物火爆程度虽然有所下降,但购物仍然是过年最热闹的环节。

  张望望:过年必须要置办年货,没有年货就不成为年。大家忙了一年就该好好慰劳一下自己和家人,过年的时候要置办很多吃的、穿的,还有送人的。现在物质已经比较富裕,对于不愁吃穿的大多数人而言,吃穿在平时根本就不成问题,但是借过年之东风,享受美食和美服等优越物质的款待还是多多益善、来者不拒的。其实对不少人而言,购物的过程就是一种享受。在购物的同时买进的是一年的成果和喜悦,是对他人的奖励和希望,是盆满钵满的获得感,还有别人的赞扬和认同。我们讲究衣锦还乡,大肆置办年货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衣锦还乡的体现。这种精神上的愉悦要比物质本身给我们的愉悦要多得多。当然还有很多礼品是为了送人的。过年是送礼的最高峰。平时欠下的人情在过年时不记得还一下是说不过去的。再也找不出比过年还重要的时间来记得对你有恩有情的人了。

  王晓来:小时候,还在腊月初,最让我喜出望外的是母亲和父亲商量“今年我们叫裁缝吧?”那个年代都是发布票的,余姚这样的小城镇很少有成衣可以买。过年时裁缝总是很忙碌,所以请上门要预约。到了那天,父亲要专门为他担机子,我们站在自家墙门上,踮起脚尖盼着两三个人影在弄堂出现。母亲拿出采购的好布料给她,然后裁缝给我和妹妹量衣定做,母亲总是再三叮嘱裁缝“加长,加大,孩子个子长得快”,裁缝师傅耐心地劝慰道:“太长衣服不好看。”看着裁缝师傅比比划划忙碌一天,新衣服挂在床头时,我们心里那个美啊!如今,家里大大小小的衣橱挂满了新衣服,商场打折采购的、网上淘宝的,但很少有私人定制了,买衣服也是跟着心情走,而不是特意为了过新年再去采购新衣裳。但是给孩子采购新衣服的习俗依然保持,用新的事物来给孩子们一个好的开始。

  赵奇伟:过年最开心的莫过于娱乐。我们老家有句俗话:大人盼插田,小孩盼过年。小孩子为什么盼望过年?因为过年不但有好吃的好穿的,更重要的,是有好玩的。可玩的伙伴最多。自家亲戚带来的表哥表妹,平时很难凑到一块的,过年都给孩子们凑齐了。因为是过年,可玩的时间也最多。大年三十、初一初二,再怎么严厉的家长,也不会让孩子去写作业,当然,也没有补习班可上。其实,这个时段之前之后,因为过年,父母大多管得也相对比较宽松,自然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候。

  当然,大人们也在变着法子玩。除了打牌喝酒看电视上网聊天玩游戏,民间的各路娱乐艺人,总要把祖传的手艺拿出来,最常见的,当然是敲锣打鼓地耍狮子、舞龙灯,既图个开心热闹,也能顺便带带徒弟,传承技艺。可惜的是,多年前农村春节流行的杂技和马戏表演,现在越来越难见到了。

  优秀传统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传承和发展的根本,如果丢掉了,就割断了命脉。我想,过年,就是中国的传统文化的象征,也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象征。对待传统文化,我们要坚持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在继承中转化。

  张望望:说到春节的玩最核心的词就是热闹。说放鞭炮是为了赶走“年”,其实是为了增添过年的气氛。搡年糕是我们南方人的风俗。以前大人搡年糕,小孩可以一边吃一边捏各种面人。写春联、贴春联、剪窗花,让心灵手巧的人有了用武之地。写的是希望、贴的是祝福、剪出的是美丽心情,也算是一种“雅玩”。到处贴得红红火火,就是一种静态的热闹。围成一桌,打打牌,搓搓小麻将,也是挺怡情的。也有的“懒人”不知道怎么去热闹,就打开电视,在电视里感受一下全国人民的热闹气氛。听着那些喜气洋洋的歌曲,自己似乎也跟着热闹起来了。现在是网络时代,各种电子产品充斥着我们的生活。朋友圈一直在更新。很多人很喜欢直播自己的生活,把一点一滴都与人分享,这也是图个热闹。在群里享受一点红包雨,沾沾喜气。空了在群里、圈里点点赞,瞎侃几句,那是为大家的热闹作贡献。总之,春节的所有娱乐节目都是热闹的。

  王晓来:小时候过年娱乐活动就是拿着小板凳去看戏,帮外婆抢位置,戏文自然是看不懂的,就知道台上美女甩着长袖咿咿呀呀,总催着“外婆不要看了,快好了没”。看着外婆、姨妈兴致勃勃地评论,总觉得戏文怎么就那么长呢。如今过年,除全家一起看春晚外,还有串门、走亲戚、赶庙会、看电视、聚会、打牌等多种项目,和闺蜜一起去看个“新年音乐会”,约上三两好友看一场午夜“贺岁片”,可以呼朋唤友品茗饮酒叙说友情,可以睡到日上三竿不必赶着点上班。爱好摄影的我还会约几个好友赏梅拍梅,登山远眺拍照,将新年美好的瞬间定格,并将自己当时的感受通过镜头表现出来,带给我快乐。

  (来源:余姚新闻网-余姚日报 编辑:夏丽霞)

您对这篇新闻的看法是
0
0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下一页
余姚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和公众微信号“余姚新闻网”、“余姚日报”注明“稿件来源:余姚新闻网(包括余姚日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余姚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余姚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② 本网和公众微信号“余姚新闻网”、“余姚日报”未注明“稿件来源:余姚新闻网(包括余姚日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余姚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 24小时点击排行
余姚日报社 版权所有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中国宁波网 )网络支持 余姚电视台提供新闻支持
Copyright(C) 2001-2016 yy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 [2005] 32号 浙ICP备11048874号-2 浙公网安备 33028102000111号
广告服务及合作:0574-62729056   地址:浙江省余姚市笋行弄188号余姚日报社 3号楼(余姚新闻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62707315 举报邮箱:169260812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