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余姚新闻网  >  健康  >  养生资讯
那些在深夜活跃的年轻人:"睡"与"不睡"是一场博弈
0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08日 10:38:00 新闻热线:62726789 , 62735052 | 返回首页 | 逛逛论坛

网络图

  “白天压力大,琐碎的事多,感觉只有到了晚上才能回归自我。”“我觉得失眠很正常,朋友们也都睡得晚。”“有时是报复性熬夜的心态。”“我不是睡不着,我是被噩梦吓醒。”这是几名“夜猫子”网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出的熬夜原因。“睡”与“不睡”,是那些深夜里格外活跃的年轻人正经历的博弈。

  “我不觉得失眠是一种病”

  悠悠是一名95后的大学应届毕业生,已经找到工作的她最近正在学生和职场新人的角色之间反复横跳。最近一个月悠悠失眠了。“我一般十一点左右就开始准备睡觉,但是要到凌晨两三点。甚至三四点才会睡着。”但是即使睡得很晚,悠悠第二天也仍要早起工作。“第二天七点左右就醒了,有的时候还感到挺焦虑的,工作的时候也不自觉地受到影响。”

  尽管被睡眠障碍困扰,悠悠却并不觉得这是一种疾病。“我觉得应该算正常的吧,因为我们原来上学的时候大家也普遍睡的很晚。”悠悠表示,朋友们即使不失眠也会很晚睡,有时是因为工作或者学业上的任务没有做完。“因为工作任务太重,有些文件写到晚上还没有写好。”有时则是因为大家夜晚一起出去游玩。“到了晚上夜生活也比较丰富呀,我们经常出去吃饭逛街之类的。”

  中国睡眠研究会发布的2020年中国睡眠报告指出,我国有超3亿人存睡眠障碍。有超过四分之三的人在晚上11点之后入睡,近三分之一的人凌晨1点以后入睡过去一年受新冠肺炎的影响,人们的整体入睡时间延迟了2到3小时,对睡眠问题的搜索量则增长了43%。

  而根据2020年喜临门发布的《中国人睡眠指数报告》,2019年有79.3%的人高度关注睡眠问题,有67.4%的人表示购买过网红助眠产品,这表明人们改善睡眠质量的欲望越来越强。报告还指出,在参与调查的熬夜人群中90后占据62%。显然,90后、95后、00后等年轻人出现睡眠问题的概率增加,睡眠障碍年轻化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一千个人有一千种失眠

  “我的睡眠障碍不是失眠,我闭上眼睛就可以睡着,我的问题是做梦太多了。” 被睡眠障碍困扰十几年的小田这样说到。也许在多数人眼中,“睡眠障碍”只意味着睡不着一种情况,但是实际上,不同人睡眠障碍的表现不同,产生原因也不同。

  对于90后的上班族小田来说,睡着并不是问题,重点在于她不能持续地睡一个晚上。“我大概从十岁就开始做梦了,但不是什么好梦,是一些很恐怖的梦,我经常被吓醒。”小田表示,自己其实半夜很困,有时白天也很困,想睡觉的欲望是很强烈的,但是只要一闭上眼就会产生幻觉,经常被吓得醒过来。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小田多次去医院做过检查,但却没有得到明确的解释:睡眠监测显示睡眠指数正常,医生给出的解释也只是“精神焦虑”,小田对此感到很苦恼。“医生也给我开了一些药,但是我吃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停了。”小田说自己上网查询过这些药物的功效,发现它们有很大的副作用;而且这些药物都是安神助眠的,自己的问题不是不困,而是会从梦中惊醒,所以尝试服用药物一段时间之后,就停止继续服用了。

  长期失眠让小田在晚上倍感孤独,她开始尝试寻找有与自己相似困扰的人,以期寻求一些共鸣。一年前,她加入了豆瓣上的“睡眠障碍”小组。

  “我是在刚工作不久后加入的,没想到这个小组发展的这么快,一年就九千多人了。”这个小组的简介是:“睡不着觉的时候来待会,不管你是什么形式失眠、多梦、睡眠障碍。”

  进入小组后,可以看到层层叠叠的讨论列表:“祖传神经衰弱” “我昨天睡了一个半小时”“有看过睡眠门诊的小伙伴么?求分享经验”。大部分发帖的都是学生或者上班族,有些帖子显示有几十条的讨论消息,每篇回复至少都有上百人参与讨论。详细翻阅这些讨论和回复,人们可以发现导致这些年轻人在深夜格外清醒的原因有很多种。

  “基本上这九千多人都是失眠,还有些人是有精神障碍,比如抑郁症、躁郁症,和我一样情况的人很少很少。”小田将组里的人大致分为四类,有的人是病理性的失眠,就是不分泌褪黑素;有的人是精神焦虑或者神经衰弱,这类学生比较多,他们经常考试焦虑;还有的人是抑郁症;最后有一部分人是太孤独了。

  “其他人都睡了,这段时间才真正属于我”

  除了小田,小雨也是豆瓣“睡眠障碍”小组里的一员。虽然她在组里仅发过一次帖,但是小雨却有着丰富的“熬夜经验”。

  “其实我是一个‘老熬夜人’了。”小雨说自己上幼儿园的时候,因为家长不睡觉,自己就会熬夜看动画片;到了小学,她会打手电在床上看小说到很晚;等上了初中和高中,熬夜学习则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只有晚上,看到其他人都入睡了,环境里没有了嘈杂,这段时间才真正属于我。”小雨也渐渐满足于在夜里回归自我的感觉。“我认为想睡时候能睡着,就不叫失眠。

  但是这种熬夜的自由感在上大学之后开始发生变化,她逐渐不能够控制自己的入睡时间,不再像之前一样熬到很晚想睡就睡了。

  如今,正在读研的她出现了睡眠障碍。有时她早早地放下了手机准备睡觉,却因迟迟不能入睡而在床上翻来覆去,“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的时候,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感觉晚上我的大脑状态是一天中最活跃的时候。”

  出于对自己睡眠的担忧,借着疫情隔离阶段的时间,小雨开始调整自己的作息,尽量早睡,但是这种努力并不是一直见效。“有一天晚上我很早睡了,却一直睡不着,我甚至有点自责。”小雨有时觉得,既然睡不着为什么还要在床上浪费时间,不如继续玩手机。但拿起手机后,明知熬夜不利健康的她又会感到愧疚。

  “我知道熬夜不好,但是白天总是在研究课题、讨论学习,时间被打乱地很零碎,只有到晚上才有一段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来回归自我,我有点舍不得放下这种感觉。”小雨说自己有几天还会刻意地放纵自我,熬夜到很晚,第二天睡到接近中午,“第二天没有课的时候,我就可以不用早起。”

  睡眠障碍也是病 应该受到重视

  心理咨询师兼催眠治疗师高爱华告诉记者,睡眠障碍是指睡眠质量异常,以及睡眠和觉醒过程中出现的功能障碍。睡眠障碍在临床上可分为睡眠异常和异态睡眠。睡眠障碍并不是精神病,但多数精神病患者可合并有睡眠障碍,如精神病中双相情感障碍的患者,多数表现在抑郁时出现难以入睡的状态。睡眠障碍产生的原因有生理性因素、环境因素、不良生活习惯以及心理性因素等。

  而失眠是常见的睡眠障碍,也有精神因素所致的失眠:精神紧张、焦虑、恐惧、兴奋等可引起短暂失眠,主要为入眠困难及易惊醒;神经衰弱病人常表现为入眠困难,睡眠不深、多梦;抑郁症的失眠多表现早醒或睡眠不深;躁狂症表现入眠困难甚至整夜不眠;精神分裂症因受妄想影响可表现入睡困难及睡眠不深等。

  绝大多数失眠可能由于某些自身因素,比如精神紧张,压力比较大,睡眠环境不佳,或者躯体性疾病等原因。

  目前,多数睡眠障碍均有治愈的可能性,应积极寻找引发睡眠障碍的病因和发病机制,并在专业医生或心理咨询师的指导下进行相应治疗。

  睡眠障碍患者的心理治疗方法多样化,从形式上,可采用一对一的心理治疗;在具体的技术上可采用认知行为疗法,来调整睡眠障碍者歪曲的不健康的观念以及而导致的情绪障碍以及非适应的行为。

  认知治疗的目的就在于矫正这些不合理的认知。让患者的情感、行为和认知三者和谐协调性一致。也可采用放松情绪法或做一些放松训练,让睡眠障碍者注意劳逸结合,在感觉到自己有些紧张的时候转移注意力,多和朋友聊天或者多听听放松轻柔音乐,伴随深呼吸,这都是缓解压力的好方法。

  同时,也可采用森田疗法,有时,失眠的人越是努力想睡觉越是容易出现精神紧张的情况,如想要睡觉不要选择时间,随时都可以躺在床上,不要强制入睡,这样能够消除对失眠的恐惧。对于心理问题产生的睡眠障碍,也可以尝试下意向对话、催眠治疗等方法。总之,心理性睡眠障碍一定要积极的采取合适的方法进行治疗,否则,会严重影响工作和生活。

  “睡”与“不睡”:博弈仍在继续

  “我觉得影响睡眠的原因很复杂,‘睡眠障碍’是一个大词,包括很多小问题。”正如小田所说的这样,睡眠障碍表现众多,成因复杂,困扰着众多学生党和上班族。但即使难以入睡,身心俱疲,这些“夜猫子”们还在坚持和“睡眠障碍”博弈。

  在豆瓣睡眠障碍小组里,每天都有一群夜晚清醒的人凑在一起,分享各自的助眠经验,通过网络,他们在深夜找到了相互倾诉的人。

  “医生给我开的药我没有吃。”为了缓解睡眠障碍,小雨去校医院咨询了医生,医生也给她开了一些助眠药物。但是在详细阅读了药品说明后,她并没有选择服用药物。“我担心自己吃了那个东西会有依赖性,我还是相信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睡觉。”最近一段时间,小雨都在坚持早睡早起。

  失眠的悠悠从药店买了褪黑素,她吃了将近一周。在服用药物的同时,她还会和朋友外出锻炼,“我会打打羽毛球或者去爬爬山。”悠悠觉得白天疲劳一些,晚上的睡眠质量会有所提升。她还会规劝身边熬夜的朋友,“还是少熬夜,多开导自己,把工作分配到白天,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小田曾有段时间因为做噩梦特别害怕,还会找别人和自己一起睡,但是后来她逐渐学会了自己独立面对睡眠障碍。“我有段时间突然就想开了,后来就好很多了,就不害怕了。”尽管睡眠障碍带来的困扰仍会持续,小田表示自己会积极地面对它、习惯它,她已经学会了与睡眠障碍和平共处。“有病就去治,有事情就去解决,不要因为一件事情没有解决感到踟蹰导致自己失眠。”除了保持健康向上的心态,小田也科学地调整了自己的作息。“我现在晚上没什么事,就睡得很早,可能十点半就睡了。”

  对于那些在深夜活跃的年轻人们来说,这场“睡”与“不睡”的博弈仍在继续。

(来源:北京头条客户端 编辑:唐赛男)

相关新闻
您对这篇新闻的看法是
0
0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下一页
余姚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和公众微信号“余姚新闻网”、“余姚日报”注明“稿件来源:余姚新闻网(包括余姚日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余姚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余姚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② 本网和公众微信号“余姚新闻网”、“余姚日报”未注明“稿件来源:余姚新闻网(包括余姚日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余姚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 24小时点击排行
余姚市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中国宁波网 )网络支持
浙新办 [2005] 32号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8874号-2 浙公网安备 33028102000111号
广告服务及合作:0574-62729056   地址:浙江省余姚市笋行弄188号余姚日报社 3号楼(余姚新闻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62707315 举报邮箱:1692608127@qq.com
中央网信办(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