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证案例 您当前位置:您当前的位置 : 余姚新闻网  >  余姚公证在线  >  公证案例

余姚一对即将离婚的年轻夫妻遇车祸双双身亡 双方父母为这笔钱吵翻了

余姚新闻网讯 陈某与李某相恋数年,于大学毕业后步入婚姻殿堂。然而,陈某父母与李某父母在结婚彩礼一事上有了争执,甚至曾大吵一架,以至于双方父母一直不怎么来往。

陈某与李某大学是异地恋,双方生活习惯相去甚远,婚后隔三差五也因一些琐事吵架。时间一长,陈某与李某觉得双方的相处太累,不仅争吵不断,还要周旋于父母之间。最终,陈某与李某决定去办理离婚手续。不幸的是,陈某与李某因交通事故遇难,陈某与李某父母因子女离去悲痛万分,已无暇顾及双方是否办理离婚手续。

某日,陈某父母得知陈某于去年投保人身意外伤害险,投保人和被保险人均是陈某,受益人写的是妻子李某。陈某父母认为如果陈某与李某已经办理离婚手续,那么该笔财产应由陈某父母继承,而李某父母认为既然写了自己女儿是受益人,不管有没有办理离婚手续,保险金应当属于他们的女儿李某,现在李某去世了,这笔财产应由李某的父母继承。双方又为此事吵得不可开交,近日前来市公证处咨询。

公证员了解情况后,告诉陈某与李某的父母,如果陈某与李某未办理离婚手续且陈某先于李某死亡,那么该笔保险金应属于李某,李某去世后,应由李某的继承人继承,但如果无法确定陈某与李某死亡先后顺序的情况下,推定受益人李某先过世,那么该笔保险金作为陈某的遗产,由陈某的继承人继承。如果陈某与李某已办理完离婚手续,那么保险金便是陈某的遗产,由陈某的继承人继承。因为陈某投保人身意外险时,指定的受益人包括姓名和身份关系,事故发生时,陈某和李某如果已经离婚,那么李某的身份关系发生变化,应认定为陈某未指定受益人,保险金属于陈某的遗产。

因此,即使投保人指定受益人,受益人也并非当然地就能取得保险金。

(来源:余姚新闻网-余姚市公证处 编辑:夏丽霞)

2018/10/29

财产成中老年人再婚“绊脚石” 余姚一纸公证解难题

余姚新闻网讯(记者 吴洁)“我丧偶多年,最近遇到了一个还不错的对象想结婚,可孩子们因为我的房子和存款,对这桩婚姻持反对态度,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近日,年逾七旬的张大爷在闲聊时向邻居罗大爷道出了自己的苦恼,罗大爷当场为他指点迷津:“到余姚市公证处进行婚前财产公证,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原来罗大爷就是“公证”的受益者

原来,罗大爷和现在的配偶齐大妈也是在十几年前再婚的,双方都是丧偶后再婚,并且各自与前任配偶生有子女,再婚后没有生育子女,现在小区里是再婚模范夫妻。前段时间,二老试图改善居住环境,打算卖掉罗大爷在二人婚前购置的老房子,再买一套稍大些的住宅用来养老,但问题也接踵而来。

这几年,二老看新闻、读报纸,听普法讲座,渐渐知道了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房产属于夫妻共同所有,这样的话他们打算买的新房子将成为二人的共同财产,但实际上该购房款是罗大爷卖掉其婚前个人财产后,再由罗大爷的子女补足剩余部分才筹集起来的,齐大妈并未出资,等一方过世后,房产是否将被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而房产又该由谁来继承?若罗大爷先过世,齐大妈还能否在该房产中居住呢?一连串的问题让双方儿女经常多有口角。

愁眉不展的罗大爷和齐大妈经过多方咨询,来到了余姚市公证处。“我和老齐这么多年走过来,她对我的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我们也没有什么别的财产,主要就是要买的新房子,她也跟我说了她不想要房子,我也尊重她的意思,房子就由我的子女来继承,但是如果我先过世的话,我希望她能在这个房子里住到过世,因为她的孩子都在外地,她年纪大了跑太远身体吃不消,当然这还得老齐她自己愿意……”罗大爷告诉公证员,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为了不伤害大家庭的感情,他们夫妻甚至决定实在没法解决就只能选择离婚了。

公证员了解情况后向二老提出了夫妻财产约定协议公证和遗嘱公证相结合的解决方案。首先在夫妻财产约定协议中明确罗大爷及其子女购买的新房产的归属问题,该房产归罗大爷所有,齐大妈不享有产权。然后在罗大爷在遗嘱中明确过世后该房产由谁继承,以及如果自己先去世,齐大妈的居住权如何保障。

最终,罗大爷、齐大妈烦恼许久的问题得到了圆满的解决,不仅解决了当下的麻烦,也杜绝了未来可能发生的纠纷,不但使罗大爷和齐大妈的感情更加牢固,更维护了大家庭的和睦。

再婚老年人的痛点有了解决方案

随着人们思想观念的不断更新,一部分中老年丧偶或离异者大胆走向再婚之路,追求幸福生活。但由于家庭和个人财产的普遍增长,财产争议成了许多中老年人再婚时的“绊脚石”。一旦再婚,财产以后由谁继承,就成了困扰他们自身及双方子女的一个问题,有的为此久议不决,干脆不办理结婚登记,就在一起过。尽管这种关系看起来轻松,但因为同居关系不受婚姻法的保护,如果两人分手,付出的心血和感情也就付之东流;有的甚至提起诉讼,造成矛盾激化,给家庭和社会带来不安定因素。

“其实这个问题不难解决,可以通过申办遗嘱、夫妻财产协议、意定监护协议等公证,预防纠纷、化解矛盾,有效维护市民的合法权利,既实现家庭财富的定向传承,又能实现家庭文化与爱的传承。”市公证处主任翁洪飈向记者介道,这是对老年人的一种保护,也是他们在晚年追求幸福的一种保障。

翁主任同时提到,老年人再婚是其应有的权利,但为了避免与子女的关系恶化,能够安享晚年,老人应尽量与子女进行充分沟通,将财产处分事宜及内心想法与子女交流,取得理解与支持。而面对老人再婚的需求,从长远考虑,做儿女的不应一味阻挠,也可以把自己的真实想法与打算再婚的父亲或母亲说清楚,互相体谅,互相理解。

(来源:余姚新闻网 编辑:夏丽霞)

2018/10/17

注册商标允许他人使用吗?

余姚新闻网讯 小王是好几款商标的注册人,这几年陆陆续续有不少人联系他,有意与他进行商标转让,但小王一时之间并不想转让,倒是觉得可以允许部分人使用,但对于允许他人使用需要什么手续又不是特别清楚,因此他来到余姚市公证处咨询商标使用许可的相关流程。

商标使用许可,是指商标权人将其所有的注册商标使用权分离出一部或全部许可给他人使用,由许可方与被许可方建立商标使用许可关系。公证人员了解小王的疑惑后,耐心为其讲解商标使用许可的一般流程。首先,商标注册人可以与他人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使用许可合同包括独占使用许可、排他使用许可和普通使用许可。

其次,许可人和被许可人在明确自己权利的同时,也要严格履行各自的义务。许可人应当监督被许可人使用其注册商标的商品质量。被许可人应当保证使用该注册商标的商品质量。经许可使用他人注册商标的,必须在使用该注册商标的商品上标明被许可人的名称和商品产地。

最后,许可人应当在许可合同有效期内将其商标使用许可报商标局备案,由商标局公告。许可人向商标局备案时应报送备案材料,备案材料应当说明商标使用许可人、被许可人、许可期限、许可使用的商品或者服务范围等事项。同时要注意的是,商标使用许可未经备案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

(来源:余姚新闻网-余姚市公证处 编辑:夏丽霞)

2018/10/15

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之间是否有继承权

余姚新闻网讯 日前,本市一村集体经济组织的代表向市公证处申办公证,称该村的一位陈老先生亡故,其父母早年亡故,无配偶无子女,也没有亲兄弟姐妹,而且这位陈老先生的生前照顾、百年后事都是由该村出力出钱处理的。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清理陈老先生遗物时发现他遗留有存款贰拾余万元,遂向市公证处提出取得死者财产的公证。根据继承法的规定,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遗产,死者生前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归集体所有制组织所有。陈老先生生前是农民,为该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如果村集体经济组织代表掌握的或所说的关于陈老先生家庭成员情况属实,那么陈老先生所遗留的贰拾余万元的遗产就应归该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

市公证处受理了该申请,并在第一时间来到村里实地调查陈老先生的继承人的情况。经了解陈老先生的确是没有配偶和子女、父母早亡,也没有农村所说的亲兄弟姐妹——同父的兄弟姐妹,但是陈老先生还有同母异父的姐妹,而且与陈老先生在世时也没有来往,按农村的说法陈老先生与她不是亲兄弟姐妹。公证员掌握了情况后向该村集体经济组织反馈,继承法所说的兄弟姐妹包含了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陈老先生亡故,没有第一顺序的继承人,但是还有个第二顺序的继承人——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根据继承法的规定,她也享有合法的继承权。另外基于陈老先生的生前照顾、百年后事都是由该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同志负责,基于继承法规定,继承人以外对被继承人扶养教育的人,可以分给他们适当的遗产。

最后该村集体经济组织与陈老先生的同母异父的姐妹商议,存款由该姐妹继承,再由该同母异父的姐妹向村集体经济组织支付办理陈老先生后事的所有费用。

(来源:余姚新闻网-余姚市公证处 编辑:夏丽霞)

2018/10/08

一次性付清抚养费后,子女能否要求增加抚养费

赵某与郑某七年前因感情不和而协议离婚,协议中约定年仅七岁的女儿随母亲郑某生活,赵某一次性付清了女儿的抚养费,共计七万元。因女儿现在上初中,各项开支都增加了,而郑某每个月工资收入都很低,眼见赵某支付的抚养费将用完,郑某又无力独自承担孩子的生活费用,郑某带着女儿找到赵某,要求他增加抚养费,但赵某以他已一次性付清抚养费为理由拒绝了郑某的要求。郑某实在没有办法,因此到市公证处咨询赵某在一次性支付抚养费后,他们的女儿是不是就不能再要求增加抚养费了。

公证员告诉郑某,郑某与赵某在协议中约定女儿由郑某抚养,赵某一次性支付抚养费后不再承担任何抚养费用,是赵某与郑某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并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该约定是合法有效的。但是,赵某对女儿有法定的抚养义务,这种义务并不因郑某与赵某离婚而消失,也不因离婚协议约定而解除。郑某与赵某的女儿有要求赵某支付抚养费的权利,该权利并非基于郑某与赵某的离婚协议,而是基于父母抚养和教育子女的法定义务。因此,郑某与赵某关于女儿抚养费的约定,不妨碍他们女儿在必要时向赵某提出超过协议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然而,这并不是说在赵某一次性支付抚养费后,他们的女儿能随意要求赵某增加抚养费。抚养费的数额一般都是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双方父母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如果原先确定抚养费的基础发生很大变化,例如物价上涨导致生活成本不断增加,子女患病或者上学等情况发生,再依据当时的标准确定抚养费,将会无法满足子女基本的生活要求,此时未成年子女可以要求增加抚养费。根据郑某女儿的情况来看,是可以要求父亲赵某增加抚养费的。

公证员建议郑某可以再与赵某协商,如果协商确定增加抚养费,可以通过公证协议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如若协商不成,那么只能向法院另行提起诉讼了。

(来源:余姚新闻网-余姚市公证处 编辑:夏丽霞)

2018/09/25
关于本站 | 本站动态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余姚日报社 版权所有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中国宁波网 )网络支持 余姚电视台提供新闻支持
余姚新闻网 URL:http://www.yynews.com.cn 浙新办[2005]32号 浙ICP备11040080-5